小孔雀悠悠道:“虽然我很不爽那个人,但不得不承认他的强大,或许他也有办法在对方自毁腰牌前进行抢夺?!?br/>
                                                                                                                                                        楚阑自顾的点了点头,也没再多想。

                                                                                                                                                        毕竟以她劫难境的修为,难以揣度禺疆的厉害。

                                                                                                                                                        ......

                                                                                                                                                        在黎明将至的时候,他们又遇到了两个修者,皆锦衣华服,并非宗门特制服饰,辨别不出师门。

                                                                                                                                                        他们都盘坐在一个小坟冢旁边,腰间的腰牌很是醒目。

                                                                                                                                                        每一个小坟冢里,都有可能埋葬着一位远古大能。

                                                                                                                                                        所以他们在进行感悟,希望得到先辈的传承,将来有望成圣。

                                                                                                                                                        坟冢周围生长着一些矮树,都缭绕着淡淡的阴寒之气。

                                                                                                                                                        那都不是江羽要找的东西,他将目光锁定在了两人腰间的玉牌上。

                                                                                                                                                        一瞬间,至尊魂辐散,恐怖的威压席卷过去。

                                                                                                                                                        两道金色的光芒悄无声息的没入了他们的腰牌之中。

                                                                                                                                                        感受到那莫大的威压之后,两人同时睁眼,眼睛里满是惊恐之色,异口同声喝道:“你是何人?”

                                                                                                                                                        话音落下,江羽已经如同闪电一般掠过,将两枚腰牌从他们的腰间取下。

                                                                                                                                                        两人都惊慌失色。

                                                                                                                                                        他们刚才都尝试过引动腰牌中的灵魂印记,但都失效了。

                                                                                                                                                        腰牌丢失,就意味着死罪。

                                                                                                                                                        他们虽然恐惧,但还是疾声喝道:“把腰牌还给我们,否则你们将死无葬身之地!”

                                                                                                                                                        江羽淡淡道:“别色厉内荏了,我知道丢失腰牌是死罪?!?br/>
                                                                                                                                                        此话一出,两人同时蔫了,眼里满是不安与无助。

                                                                                                                                                        江羽道:“腰牌我借来一用,你们只需要在附近藏好不要被人发现自己的腰牌没了,我办完事儿自会物归原主,到时候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你们也不用死?!?br/>
                                                                                                                                                        两人浑身颤抖,虽然这种希望微乎其微,但他们没有别的选择。

                                                                                                                                                        对手太强了,那恐怖的威压堪比登仙境,捏死他们如同捏死两只蚂蚁。

                                                                                                                                                        两人央求道:“那你一定要回来??!”

                                                                                                                                                        江羽点头:“我这个人,向来说到做到,对了再借问一句,这万神冢里,哪里最容易找到补魂草?”

                                                                                                                                                        两人相视一眼,都不说话。

                                                                                                                                                        江羽道:“我也不瞒你们,我来万神冢的目的就是找补魂草,我早一天找到,腰牌也就能早一天回到你们的手里?!?br/>
                                                                                                                                                        闻言,其中一人抬手指着某个方向,弱弱道:“从这里去,翻过七座山,有一条形似奔腾骏马的长岭,我们称之为骏马岭,半年前曾有三个修士在那里寻到过补魂草?!?br/>
                                                                                                                                                        江羽眉头一皱:“七座山外?”

                                                                                                                                                        他不知道这个距离,是否已经进入万神冢腹地,将会有怎样的危险。

                                                                                                                                                        于是问道:“骏马岭中,可藏有杀机?”

                                                                                                                                                        一人道:“这万神冢里,何处没有杀机,看个人气运了?!?br/>
                                                                                                                                                        江羽略作沉思后,把一枚腰牌给楚阑,一枚挂在自己腰间,便往骏马岭走去。

                                                                                                                                                        等他们消失,那两个弟子也不在坟冢前进行感悟。

                                                                                                                                                        他们起身,相视一眼:“师弟,走吧。我们努力过了,无法自毁腰牌不关我们的事,如实回禀宗门,应该不会有性命之忧?!?br/>
                                                                                                                                                        “希望他们能被困在骏马岭中,等长老抓住了他们,便能证明我二人无罪?!?br/>
                                                                                                                                                        “一定会的!”

                                                                                                                                                        www.ao807.xyz 天地之间小说
                                                                                                                                                        男男同志GTV体育生免费高清 冰块和棉签弄出牛奶(黄)视频 彩虹男孩GARYMBA入口 马后炮解3d太湖字谜 浪小辉GARY2022小蓝 英语课代表的B真紧 没带罩子让他C了一天 撑起伽罗的腿疯狂输入的视频网站 ONE一个成年的世界一个就够 云缨用自己的枪躁自己 我和岳交换夫妇爽 希志爱野番号 永沢まおみ 双指探洞HIGH到飞起 乱论小说网 冰块和棉签弄出牛奶(黄)视频 老板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 山村同性猛男的粗硬巨大 史莱姆ドラえもんの胡桃免费 彩虹男孩GARYMBA入口 八重神子ちゃんが部下を腿法 欧亚专线欧洲S码WMY全部资讯 爱情岛论坛永久线路地址 3d肉蒲团蓝燕 云缨用枪躁自己 腿再张大一点就可以吃到扇贝了 美国剧烈摇床运动视频打扑克 二人打扑克剧烈运动视频 老板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 66成人 俺去啦最新地址 国产1卡二卡3卡四卡乱码视频 老师把筷子放进我P眼的作文 老师好涨水快流出来了说说 两人打扑克剧烈运动视频 老板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 八重神子掀开自己的副乳视频 冰块和棉签弄出牛奶(黄)视频 78MAP视频1 八重神子ちゃんが部下を腿法 桥本有菜女教师SSNI-497 欧洲VAT一区二区三区 俺去啦最新地址 49图库免费的资料港澳l 差差差30分钟视频轮滑 M字腿绑椅子玉势笔撑夹住双小说 英语课代表说他下面湿透了 冰块和棉签弄出牛奶(黄)视频 老板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 彩虹男GARY视频2023入口